楊花落盡的時候

子規的風景線便完全絕跡


那萎靡的廊簷跛行著上山

留下的印記與蝸牛痙攣後

晶亮的體液黏度相當

琥珀鎖錮有誰的回憶

那種風雨妖唱的寂寞

或許唯書墓堛瘍虫知道

Copyright of this picture belongs to Techno-Impressionist Art
鎖錮著回憶的琥珀

總躲在山後勤快產卵

不甚健全的組織

箏放成滿空翻飛的臟器

而白雲就這樣子

飄過了流浪著的鷹犬


不甚健全的器官

再也記不起來的是回憶

在水經的第二刀彎口

最後一袋寫生用的腕骨

終於被溫柔徹底的去勢

蠹虫彈奏臟樂的那個轉折

收藏著一尾美麗的白熊


那輝煌的白熊掌中的琥珀牙齒微笑

如是完成

 

Text Copyright © 1997 Erik Lee
Picture Copyright © Techno-Impressionist Art